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哈哈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农家福宝有空间:六个哥哥宠上天

农家福宝有空间:六个哥哥宠上天

楠桦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穿越+团宠+种田+空间)上一世孤苦伶仃无父无母的顾暖暖竟穿到古代同名同姓的三岁小奶团身上还好老天对她不薄,给了她个随身空间,有这作弊神器还不得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啊村中人都在吐槽顾家,放着儿子不宠,硬是把顾暖暖这丫头给宠上天了顾家才不屑一顾,没瞧见自家日子越过越红火,盖房,开商铺......六个哥哥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个气度不凡陆少爷,据说还是京城来的总之不管你是谁,想娶我们妹妹就得过我们这关陆将军冷着脸,转身对着顾暖暖撒娇卖惨企图博取同情顾暖暖捂嘴偷笑,就给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陆将军心中苦叹:“这些哥哥们也太难缠啦,追妻之路长漫漫啊!”

主角:   更新:2022-11-20 22: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农家福宝有空间:六个哥哥宠上天》,由网络作家“楠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团宠+种田+空间)上一世孤苦伶仃无父无母的顾暖暖竟穿到古代同名同姓的三岁小奶团身上还好老天对她不薄,给了她个随身空间,有这作弊神器还不得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啊村中人都在吐槽顾家,放着儿子不宠,硬是把顾暖暖这丫头给宠上天了顾家才不屑一顾,没瞧见自家日子越过越红火,盖房,开商铺......六个哥哥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个气度不凡陆少爷,据说还是京城来的总之不管你是谁,想娶我们妹妹就得过我们这关陆将军冷着脸,转身对着顾暖暖撒娇卖惨企图博取同情顾暖暖捂嘴偷笑,就给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陆将军心中苦叹:“这些哥哥们也太难缠啦,追妻之路长漫漫啊!”

《农家福宝有空间:六个哥哥宠上天》精彩片段

“暖宝啊暖宝你别吓娘啊!你醒醒啊!别吓娘啊我的暖宝啊……”撕心裂肺的哭声传入顾暖暖的耳中

缓缓睁开双眼,陌生的环境还有抱着她痛哭的女人顾暖暖的眼中充满了疑惑

还来不及多想,就听到有个男孩一边哭一边惊喜的大喊着“娘,娘!妹妹醒了妹妹醒了”

抱着顾暖暖的林梅芬浑身一怔,抬起头看着怀中的小人果然是醒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暖宝啊!可把娘吓坏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顾暖暖心中一怔…这不会是穿越了吧?这也太狗血了吧…

额头的疼痛令顾暖暖更加清醒,一股不属于顾暖暖的记忆涌入脑中……

顾暖暖是梅溪村人,顾家是外来户,在这村子扎根几十年,顾家三个兄弟

自家父亲顾强排行老二,母亲便是抱着顾暖暖痛哭的林梅芬

林梅芬肚子也是争气,进门不久就先后生了三个男娃

生顾暖暖的时候已经三十岁了,在这个年代是属于高龄产妇了,对于这个老来得女的家庭,顾暖暖便是十分受宠

思绪还未缕清,耳边又传来林梅芬的哭泣声

“暖宝你咋不说话,我是娘啊,暖宝...”

暖暖还没来的及反应便听到顾强失魂落魄从门外进来又惊又喜的问

“梅芬,你说什么?暖宝,暖宝醒了吗?”

三步做两步的跑进房间

“哎,醒了,可是咋都没说话,不会摔到头摔....”剩下的话林梅芬说不出口掩着脸痛哭失声

“梅芬!活着就好啊!”

顾强心中咯噔一下,哽咽的说道

顾暖暖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上辈子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看着几人关切的眼神有气无力的说着

“娘,不哭”努力的抬着小手想去给林梅芬擦去泪水

“哎,娘不哭,不哭了,暖宝头疼不疼,饿了吗?娘给你煮鸡蛋.....”

林梅芬听着自家宝贝闺女开口唤她,又惊又喜急忙询问

“梅芬,先给暖宝躺一会,去煮鸡蛋吧多放点糖,暖宝爱吃”顾强出声打断自家媳妇

“哎,好我去煮”

说完便往外走

“小西,去王家把你两个哥哥叫回来,跟他们说暖宝醒了”

“爹我知道啦”

顾小西急冲冲就往外跑去

哎,自己的三哥也不过是个六岁小孩,倒是长的很不错就是瘦了点看着有点营养不良

“暖宝,没事了,爹守着你,要不要睡会”

顾暖暖摇了摇脑袋奶声奶气的说

“爹,我这是咋了”

顾暖暖对现在的情况也是有点懵,原主的记忆里怎么没有受伤的片段

“没事了暖宝,王家那小子心黑的很,把你推下田磕到了脑袋”

顾强细心宽慰着顾暖暖,要知道刚刚差点失去女儿了呀

顾暖暖心头一紧,可不就是坏得很,原主可是三岁孩童啊这一磕直接要了原主的命啊

王家是梅溪村第一大姓,自然是看不起外来户的,王家小儿子更是被宠坏了,活生生就是个小霸王

今日午时瞧到顾暖暖在田边玩耍,顾家大大小小则在田里劳动,竟不知何为去推了顾暖暖一把

就这样好巧不巧头磕到了石头上,鲜血流了一地,可把顾家人吓坏了,林梅芬当时直接晕了过去

顿时手忙脚乱,把母女二人带回家中请了郎中看望,郎中都已告知顾家几人节哀

顾家大哥二哥瞬间红了眼往外冲一副去拼命的样子

想不到老天眷顾啊让异世同名同姓的顾暖暖魂穿到原主身上,顾暖暖心想一定要替原主好好活下去


“大哥二哥你们等等我呀,我没骗你们妹妹真的醒了”

“快点”

“我们先去了,不等你了,你跟上”

顾暖暖往门外看去只见自家大哥二哥跑的飞快冲进房内

扑通一声

只见顾小东狼狈却快速的爬起一下红着双眼瞧到自家妹妹正盯着自己

“暖宝,暖宝...呜呜”

顾小东忍不住哭出声一下无力的坐在地上

“暖宝二哥回来了……”

顾小南红着双眼,瞧着自家妹妹虚弱的模样,额头的伤口更是触目惊心.....

“哥我没骗你们,暖宝真的醒了……呼呼”顾小西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哥哥,暖暖没事了不疼了,让你们担心了”

此话一出顾家几个男人差点都掉下眼泪,这可是去鬼门关绕了一圈啊,怎么可能没事,这血淋淋的伤口让人不忍直视...

“强子哥,吃饭了,你们几个小子也快过来吃饭,小西去喊你爷奶吃饭,哎呀忘了跟你爷奶他们说一声暖暖醒了,你奶还在床上躺着呢快去说一声”

“哎娘知道了,我这就去”

顾小西一溜烟又跑了出去

“好了,别杵着了去厨房等爷奶来吃饭吧,暖宝爹去拿糖水蛋喂你吃吧”

“谢谢爹爹”

“暖宝那哥哥一会再来看你”

话音刚落三人便往出走

顾暖暖躺在床上,整理了一下思绪,现在可以确定的就是自己真的穿越了,不过貌似还不错

平日里也看过不少小说,庆幸啊老天真的太眷顾自己啦,没穿到那种爹不疼娘不爱的亲戚一堆极品的小可怜身上

这家人倒是跟其他人家不同,这个年代可是重男轻女极其严重的时代,谁让顾家只有她是个女孩呢

大伯顾根住在镇上,生活条件可比顾强和顾林好的多

大伯家有两个男孩,一个十六岁叫顾清,一个十岁叫顾白,大伯母家是镇上的也读过几年书,大概就是希望两个哥哥一生过的清清白白的

三伯呢跟自家住在一起,自家爷奶住主屋,三伯住左侧占两房,自家嘛就是住右侧占3房,还有两个房间在屋后是给大伯留着的

三伯家就一个男孩六岁叫顾雨,顾家倒是真穷啊,几个孩子到了念书的年纪也还没上学堂,只有大伯家的两个哥哥在镇上念书

“乖宝啊,奶的心肝啊,那王家小子黑心肝啊奶的乖宝……”

好家伙,闻声顾暖暖吓了个激灵,只见一个穿着满身补丁仔细瞧瞧双眼红肿的顾刘氏朝里屋边走边哭喊着

“行了,别嚎了,暖宝没事,嚎成这样难不难听”

顾老爷子顾宝出声呵斥

顾家几个听到声音又往暖宝房间走去

“爹娘,老天保佑啊咱家暖宝醒了”顾强字语中带着几分庆幸

“哎,醒了就好,咱们暖宝是个有福气的”顾林氏边说边抹泪

“奶,爷,暖暖没事,奶你别哭,暖暖心疼”

顾暖暖奶声奶气的说着,这也不是假话,不是哄老太太开心,是打心底心疼了,看着老人如此呵护她,爹娘哥哥们宠护着她

暗下决心一定要让顾家过上好的生活


听到顾暖暖宽慰的话语,顾林氏更是心疼不已

“爹,娘,先去吃饭吧,我来喂暖宝吃饭,”

林梅芬轻声说道,手上还拿着一碗糖水鸡蛋

“哎,行”

众人往出走

“爹,三伯去镇上找大伯咋还没回来”

“兴许还得一会,应该再往家赶了”

......

顾暖暖看着林梅芬拿着一碗糖水蛋献宝似的拿给她看,心里心酸极了毕竟在这个时候鸡蛋可是金贵玩意

村里不少人家就是靠着鸡蛋卖钱,给家里贴补家用呢

顾暖暖记忆中,顾家一个月会给她煮一次鸡蛋补充营养,自家哥哥们只有春节能吃到一回

林梅芬用勺子挖了一勺又细心的吹了吹,往顾暖暖嘴中送去..

真甜啊,顾暖暖也是饿极了,毕竟现在只是三岁的身体加上有伤在身,一口一口的吃着鸡蛋

吃了一大半,顾暖暖才缓过神,呀,自家老娘还没吃饭呢便甜甜的说着

“娘吃,甜甜的好好吃”

“我家暖宝真是长大了,会心疼娘了,娘不爱吃,娘就爱看暖宝吃”

林梅芬眼里又泛满了泪水,哎好吧自家娘是个哭包无疑了

顾暖暖也没再说什么,知道林梅芬是不舍得吃的只能养好身体再看怎么赚钱吧

“杀千刀的,顾家两个有人生没人养的孽种给我滚出来,瞧瞧把我孙子打成啥样”

王翠花颧骨高而无肉,薄唇看着就是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上下嘴皮一碰污言秽语就脱口而出

带着八九个妇女壮汉就进了顾家的门,好似强盗一般

顾林氏一听就火气直冒站起身就指着王翠花骂道

“王翠花,我还没去找你呢,你倒是跑上门来,还有没有天理了,就你家那孙子活脱脱就是个混子,可得好好教教,以后就是个蹲牢房的货”

自家奶奶战斗力不错呀,顾暖暖心里狠狠的给顾林氏点了个赞

“你个老东西,说谁混子蹲牢房,我今天跟你拼了”

尖嘴猴腮的王翠花听到自己最疼爱的孙子被咒骂后,整个脸都扭曲起来看起来可怕的很

三两步就想往里屋走,顾强一下拦在门口眼中都快冒出火来

“谁敢,王二狗我还没去找你要说法你还敢上门?今天我还必须跟你好好说道说道”

“顾强,你家两小子把我儿子打的,你看看,门牙都掉了一颗你看怎么处理,赔十两银子不然没门”

王二狗今天倒是硬气,看来是王家人多给他的底气,人如其名,平时就是个游手好闲的混子,竟做些偷鸡摸狗的事

十两银子?顾强失笑,王家倒是敢开口,暖暖的事还得好好算算账

“你家那黑心肝的把暖暖推下田差点没了命,就是把那孽种打死也不为过”

顾林氏插着腰好不威风就差上去撕了王翠花

顾家就半大小子,老的老小的小动起手来肯定吃亏,王家众人也是知道这点才趁顾家老大老三不在上面要说法

王翠花突然跟发疯的牛一般冲上去对着拦门的顾强一顿挠

顾林氏也不甘落后上去撕打,在房间里的林梅芬看到动手了拿着扫帚就跑了出去

平时林梅芬是胆小的此刻为了暖暖心头的火气也忍不住


只见林梅芬拿着扫帚对着王家人胡乱挥打,顾强护着老娘身上挨了不少打,顾小南随手拿起个凳子就往王家人身上砸,顾小东帮爹护着....场面一片混乱

实力悬殊,人数上王家就占了优势怎么打的过,顾宝黑着一张脸往外走去

“王家的你们这是欺人太甚,我好歹是你们长辈,是不是今天连我也一块打了?”

王家各位犹豫了毕竟顾家在村里人缘关系都很不错,为人厚道,不过毕竟是外来户地基不深,就是梅溪村的村长也是姓王的

“顾宝叔,今天这事还真就不好就这么算了,毕竟你家两小子下手太重了”

“算了?我可没说这事能算了,我家暖暖差点为此丧命你以为能这么算了?这是故意杀人就是告到衙门我们顾家也是有理的”

顾家老爷子一脸怒气一副豁出去的模样

顾家门口聚集了不少村民,当时顾暖暖受伤的样子实在是触目惊心不少村民都看到了,当时郎中都束手无策,眼看都快断气了

还是暖暖这丫头福气好,硬是醒过来了,顾家对这丫头的疼爱村里人也是心知肚明的,看样子顾家还真敢去衙门啊

这个年代的衙门可不是二十世纪的警察局,进去不死也得脱层皮,一般的庄户人家听到衙门可是怕的不行,王家也不例外

这时王家的都吓的停下了手,只有那王翠花还在那叫嚣

“顾宝吓唬谁呢,你家那死丫头不是还没死吗?一个丫头片子也就你们这家蠢货看的比孙子还重”

“王翠花你可闭嘴吧,就你家那祖宗再不好好管教以后长大可了不得”

隔壁的张大婶听不下去笑骂了一句

村里谁不讨厌王富贵那小子,年仅十岁就把他爹的坏毛病学的十成十的像,成天偷鸡摸狗,仗着王家在村里地位深厚欺负人

“村长来了,村长来了”

顾家门口围了一圈看热闹的村民,听到村长来了,都主动的让出一条路

梅溪村村长王长财年纪大概五十来岁,虽是王家,但为人厚道,也算是公正

“顾大哥,消消气,路上我也听的差不多,我们王家这次上门闹腾确实说不过去”

只见一位个子不太高,两鬓染霜穿着朴素,精气神倒是不错的王长财开口劝道

王长财非常了解顾宝的为人,为人厚道倒也是个直性子说一不二,这要是真告上衙门,梅溪村可就出名了!

但可不是啥好名声,年仅十岁的孩童就敢下狠手,那外村的人可不就觉得梅溪村村民个个刁蛮无理

谁还敢把闺女嫁进梅溪村啊!

“长财啊,没天理啊,你好好说道说道,王富贵那小子今日把我家暖宝推下田去差点丢了性命,你们王家不管教我顾家怎么也得管教管教”

顾宝冷着脸,厉声喝道

“顾大哥,这次定给你们一个交代,王翠花你这是干什么,带这么多人过来是想干什么,你们是土匪吗……”

“长财啊,你可不知道顾家这小畜生把富贵打成啥样,你咋还帮外人说话”

王翠花撇了撇嘴反驳道


“住口,富贵惹事在先,你这是想让富贵吃官司不成?”

王长材脸色一沉愤愤道,心中暗骂王翠花蠢,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

“爹,暖宝这是出啥事了?”

衣衫粗陋的中年男子脑门一头汗拨开人堆急冲冲的跑了进来此人正是去镇上通知大哥家的顾林

顾根紧随其后瞧着比顾家众人倒是穿着打扮体面不少,脸色铁青,就连大伯母王春萍和两个堂哥也跟着来了

“暖宝醒了.....”

顾宝简单的把事情讲了一遍

只见几人脸色由白变红,顾林脾气急躁,平日里更是疼爱暖宝,冷冷的哼了一声,一把抓过王二狗挥拳就想往下打

顾根急忙拉住顾林,眼神冰冷的看着村长声音带着怒气

“三弟别急,村长一定会给顾家一个交代,是吧?”

“是是是,正说着呢你们就回来了”

王长材心想不妙,王家这回得出出血了,顾家大儿子可不是好对付的,毕竟在镇上开店铺的能有几个是傻的

一直在屋里听着的顾暖暖,心生一计扯着嗓子就大哭起来

外头的林梅芬听见自己闺女哭声,条件反射般抬脚跑进屋中

“暖宝暖宝,不怕阿,娘在呢”

“娘,暖暖痛痛,出去,出去找伯伯”

顾暖暖一边抽噎,一边委屈的说着,出去给大家看看这额头伤口卖卖惨,肯定对自家索要赔偿有利,自家大伯应该是个人物,瞧着精明的很

林梅芬还在犹豫呢,这伤口血淋淋的吹风会不会不太好,见自家娘还在犹豫,顾暖暖更加卖力的哭喊起来

“娘,要伯伯,呜呜,出去,找伯伯呜呜”

“弟妹,快抱出来,好久没见暖宝了,我都想的紧”

一直未开口说话的王春萍出声说道

这下林梅芬就小心翼翼的抱起自家闺女往外走

“我的娘啊,暖宝,呜 大伯母几天没见你咋就伤成这样了”

王春萍瞧着平日里白白净净的暖宝,额头破了个大窟窿,血淋淋的渗人的很,半边脸肿起,脸上还带着泪珠,实在忍不住掉出眼泪,走过去从林梅芬手中接过暖宝

“暖宝,你疼不疼”

“暖宝,大哥哥来看你了”

“哎哟哟,暖丫头这可受罪了……”

“谁说不是呢”

“王家那小子下手真是没轻没重的,看给小丫头弄的”

“哎,要是我家孩子我也饶不了他……”

顾暖暖一出门村民们议论纷纷,要的就是这效果

王长财脸色瞬间冷了几分,王富贵这下麻烦了,这小子也该有人治治了,惹了多少祸,家里真是把他宠坏了

顾根收到自家三弟的消息,说暖宝要不行了,吓的一家子紧赶慢赶的跑回来,好在暖宝醒过来了刚松了一口气

瞧到这模样,还是吓了一跳,他握着拳头,拳头咯吱作响,咬紧牙关,铁青着脸…

“大哥你还拉我做甚,揍死这王八羔子,狗杂养的”

顾林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怒火,指着王富贵骂骂咧咧

顾强也走过来拽着顾林,顾老爷子清了清嗓子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长财你看怎么处理吧”

“顾宝哥,暖暖这伤着实严重,我看让王二狗赔十两银子,再抓只鸡给暖暖养养身子”

“啥?十两?没钱,我家富贵被顾家两小子打的不轻...”

王翠花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还给小贱人赔十两银子还要只鸡?

话还没说完就被王长财呵斥道

“赔钱还是去衙门自己掂量,富贵也不小了,下手没轻重被打是活该”

王富贵躲在王家人后面,一脸怨恨的看着自家大爷爷也就是王长财,看样子是一点不知悔改

“顾宝哥你看这样可以吗?”

王长财只想快点解决此事,和和气气的对顾老爷子说道

“爷爷,暖暖头晕,头痛痛,呜呜”

顾根瞬间明白自己小丫头的意思,抢先说道

“长财叔,我家暖暖现在还小,保不齐以后会不会落下病根,花钱的地方多的很,也不多要就给个十五两银子吧,一只鸡外加二十个鸡蛋补补身体”

“我呸,你个杀千刀的,怎么不去抢,一个丫头片子卖了都不值十五两,还想吃鸡蛋?除非我死,不要脸的贱货……”

王翠花气的直发颤,手指着顾根的脸,嘴唇抽搐着,缓过气来就开始破口大骂


王长财脸色铁青,对顾家也不满,他开口就是没想让他们讨价还价的,没理会顾根直接对着顾宝说道

“顾宝哥,你怎么说,十五两银子确实太多”

“我看根儿说的也没错,就是上衙门这个赔偿也是合理的,长财啊你开口,我也退一步,十三两银子吧”

顾宝又搬出衙门来,倒也不想把村长得罪的太狠,毕竟顾家还得在村子里生活

王长财心中不爽,听出了顾宝的言外之意,谁让王家有错在先,一群蠢货竟然还瞒着他上门闹事,但也只能狠心应下

“行,顾宝哥,这钱王家应该赔,王翠花带着人回家筹钱去,另外的鸡蛋去找你嫂子拿”

“我家可没钱,大哥啊,呜呜这不是要我的命嘛,这死丫头怎么不死了算了啊”

王翠花坐到地上撒泼打滚,哭天喊地的,可是梅溪村谁不知道王家日子过的不错,占着王长材是村长肥水自然不留外人田

“行了,王家的脸都给你丢光了,王二狗还不把你娘扶回去,等会回家拿十三两来顾家,再抓只鸡,鸡蛋叔给你出了”

王二狗知道这银子不得不赔,自己就王富贵一个儿子总不能看着儿子去衙门吧,只能拖着老娘招呼王家的人往家赶,好在鸡蛋长材叔给出了,二十个鸡蛋啊也值不少银钱了

“哎,村长做事确实厚道,也没包庇王家”

“那可不是”

“倒也不错了十三两银子啊,一年都赚不到,要我说啊这摔的值”

“哎呦,这叫什么话,暖暖这丫头福气好才挺过来了,我看啊福气在后头呢”

村民们窃窃私语,隔壁张大婶跟顾家关系不错言语间尽是维护...

王长材没理会闲言碎语转头声音淡淡的对着顾宝说道

“顾宝哥,这事就这么算了吧,一会让二狗把东西给你们送过来,暖暖这丫头受苦了,回家我定好好管教富贵”

“哎,行,长材啊咱们也不多说了,哥谢谢你啊”

顾宝听着王长材客气的话心中舒坦不少,做人也不能不知好歹,见好就收吧

王长材挥了挥手就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招呼村民离开

“散了吧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

村民见热闹结束了,自然不会赖在顾家,一个个的跟在村长后边离去

院子里就剩顾家人了,顾暖暖对这个结果也算满意,毕竟在这个年代,十三两银子真不是小数目了,顾强双眼通红长长叹了口气道

“咱们一家人谢不谢的我不说了,说了生分,暖宝这丫头是大家宠着长大的,命好啊这丫头,午时眼看要断气了,老天眷顾啊这丫头舍不得咱们啊,醒过来了....”

闻言,几个大男人硬是红了双眼,女人们半大小子更是掩面痛哭,顾暖暖心酸啊,心中不是滋味,还好老天让她重生到了原主身上活了过来

“不哭,不哭,暖暖没事了,很快就会好了”

顾暖暖声音沙哑,带着哭腔安慰着众人

顾宝拍了拍顾强的肩膀对大家说道

“行了,别哭了,暖宝醒了就是好事,老婆子梅芬你们几个快去烧一桌好菜”

“爹说的对,顾清顾白你们去村头买点猪肉,再打二两酒,咱们好好吃一顿”

"哎,晓得了”

.....

昏黄的落日逐渐下沉,橘黄色的光芒伴着梅溪村寥寥炊烟升起....


今日顾家厨房可是热闹极了,林梅芬拿着大约有个一斤左右的一块肥肉,顾家都多久没沾过肉腥了

顾暖暖也数不清,今日伙食倒是比过年还好,按顾老爷子的话说今天是有惊无险,是顾家老祖宗保佑着暖宝呢

那可不得好好庆祝一番,女人们忙前忙后的,顾家的小子们都围着暖宝嘘寒问暖,男人们倒是坐在一起喝水聊天

顾林氏瞧着心里也欢喜,心一横喊着

“梅芬啊今日多放一点糙米煮的浓稠些”

“哎,娘,知道了”

林梅芬嘴角涌出一丝笑意,林梅芬生的小巧,五官倒是不错,就是皮肤蜡黄,长期营养不良加上平日下地干活风吹日晒的....

“哎三弟,弟妹和你家那小子哪去了?平日就数他最是闹腾”

王春萍闲下来才注意到怎么少了两人

“大嫂,桂花她爹昨日摔了一跤,便赶回去看望了,雨儿那小子非要跟着去便一块带去了”

“这样啊...”

闲聊间,王春萍和林梅芬便把饭菜做好招呼着大家吃饭

顾家桌子不大,几个大人挤挤勉强还能坐下,孩子们就是一人拿着一碗稀饭夹点菜在一旁吃饭

“哇,娘今天吃肉啊,好香啊”

顾小西盯着盆里的肥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顾小西年纪小才好盯着流口水

几个哥哥笑着骂顾小西没出息,嘴里却也是口水都止不住分泌

就算是顾根一家住在镇上也不是能时常吃到肉的

王春萍娘家就她一个孩子,早年王春萍她娘生产时伤了身子便没再怀上过,王春萍她爹是个木匠在镇上开了个小铺子

顾根成亲后便去了镇上学手艺,打打零工,每个月都会给顾林氏一些银钱贴补家用

顾暖暖被顾林氏抱在怀里,只见桌上就是一大盆土豆炖肉,肉也是少的可怜,土豆倒是一大盆毕竟是跟肉一起炖的呢对顾家来说已是非常不错了

还有一盘炒野菜,一盘咸菜,哎那个稀饭啊里面米粒真的屈指可数,还是今日特地多放了点米呢

顾暖暖面前倒是有一小碗鸡蛋羹,顾林氏拿着勺子一点一点的喂到顾暖暖嘴里,顾家男人们一边喝着酒一边闲聊

顾暖暖看着这一大家子其乐融融心里满意极了,接下来就得好好想想怎么给家里赚点小钱改善生活了……

这顿饭顾家个个吃的满足极了,就连菜汤也是吃的干干净净的

“顾宝哥,我们来给你们送东西来了”

门外传来王长材的声音

顾家众人便起身往外走,只见王长材带着王二狗手里拎了一篮子鸡蛋外加一只母鸡走了进来,顾家几个对视一眼便迎了上去

“顾宝哥啊,二狗把东西给拿过来了, 你看看,这是十三两银子你点点”

王长材边说边把手上的小布袋打开

二狗一副不情愿的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了顾强

“行,没错呢,长材辛苦你跑一趟了”

顾宝接过银子客客气气的说道

“哎说那话这是应该的,那这事就这么算啦”

“哎,行,就这样吧”

“那我们就先走了”

王二狗不情不愿的跟着王长财走了出去...

顾家几人拿着银子和鸡蛋母鸡便进了屋

“母鸡杀了给暖暖补身体,鸡蛋也可以每日吃,银子先放老婆子那,明日再请郎中给暖暖看看伤口,毕竟这是暖宝受伤赔来的这样处置你们有没有意见”

顾宝直接开口把东西都给安排了

“爹,就这样,我们没意见,这本就是暖宝的”

“行都听爹的”

顾根和顾林根本没去思考,这不是应该的嘛,这本来就是暖宝的东西


顾暖暖倒不乐意了,这也太宠爱自己了吧,皱着眉头手指着咯咯叫的母鸡

“爷,母鸡生蛋蛋不杀,不杀,蛋蛋卖钱钱大家吃肉肉”

顾宝楞了一下,咋感觉自家暖宝摔到脑袋后,说起话来跟个小大人似的,条理清晰

“这,暖宝就不想吃大鸡腿吗”

顾暖暖舔了舔嘴唇甜甜的说道

“暖暖,不想自己吃,想大家一起吃肉肉”

众人闻言

心里感动极了,唉自家暖宝就是懂事,还这么小就知道孝顺长辈了

顾宝一脸笑意还想逗逗顾暖暖

“那暖宝连鸡蛋都不吃了?那爷把鸡蛋全卖了,暖宝可就没鸡蛋羹吃咯”

“爷,暖宝不吃鸡蛋,暖宝跟爷一起吃饭饭”

顾暖暖皱着眉头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心里还是想着 哎,比起稀的不行的米粥,鸡蛋可是很好吃的,但谁让顾家穷啊,等过些日子身体好些了定要上山一趟,靠山吃山,运气好或许还能找到一些好东西,心里想的美滋滋的

这话说的顾家人心里舒服极了,顾强一脸自豪,似乎感觉自家闺女做了啥了不起的事一般

“好,听暖宝的,咱家暖宝长大了懂事了,老婆子,拿十个鸡蛋出来给暖宝吃,另外十个就卖了给大家加餐,鸡就养着吧”

顾宝一脸欣慰

“哎,好就这么办”

顾林氏笑意藏不住,顾暖暖也没反驳了,打了个哈切,眼睛一闭一睁看起来困极了

窗外的夜色,浸了墨色般沉寂

顾家人也是累了一天了,便各自回房间休息

顾强抱着已经睡去的顾暖暖往屋里走去,林梅芬随后关上了房门,小心翼翼的把顾暖暖放在床最里边....

熟睡中的顾暖暖,梦到一个宛如仙境般的地方

木头盖的小房子,里面除了一个储物柜,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顾暖暖便走出屋子,不远处便有一个不大的温泉池冒着热气,顾暖暖迈着小短腿往池子走去,就想着下去泡一会,小人努力的将身上的里衣脱去,小心翼翼的爬进水池

舒服的顾暖暖差点叫出声,水只有齐腰深,温滑清澈,热气腾腾,全身泡在水中,只露出了个小脑袋,似乎一身的疲惫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

等顾暖暖睁开眼睛时,还是在自家破旧的房间里,身边的顾强搂着林梅芬呼呼大睡,顾暖暖还在回味刚刚的梦,啊 温泉,嘿嘿,真的太舒服了,小手往身上一摸,咦,怎么没穿衣服?

记得睡时是穿着衣服的啊,顾暖暖小手往床上乱摸,摸到自己的里衣还带着水汽摸着湿漉漉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尿床了?不会吧,自己睡去之后难道脱掉了里衣还尿到了上面?

顾暖暖困惑不已,很快就自我否决了,这也太不现实了,顾暖暖睁着黑的发亮的大眼睛,脑中闪过刚刚的梦境,不会这不是梦吧,如果是真实存在的是不是就能说的通呢,自己在梦里确实脱了衣服放在了温泉池附近的石头上

所以衣服带着水汽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吧,顾暖暖动了动身体,感觉自己精神好的不行,额头上的伤口也只有一点点疼痛,难道自己真的泡了温泉吗,自己难道也有小说里写的随身空间不成

顾暖暖心中一喜,笑的像朵花似的,先试试怎么进入空间吧,难道睡觉就自动进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