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哈哈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其他类型 > 大明接班人

大明接班人

章小松著

其他类型连载中

【本书以发展科技为主,历史为辅,前面历史,后面科幻!】 秦天被流星击中后,穿越到了崇祯十五年! 意外获得外星文明科技,在明末疯狂发展科技,建立自己的大秦帝国。 机枪、大炮、飞机、可控核聚变、星门等等黑科技信手拈来! 看秦天如何用黑科技征服这个蓝色星球! 并带领地球进入星际文明的行列!

主角:更新:2024-03-05 22:43:24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大明接班人》,由网络作家“章小松”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本书以发展科技为主,历史为辅,前面历史,后面科幻!】 秦天被流星击中后,穿越到了崇祯十五年! 意外获得外星文明科技,在明末疯狂发展科技,建立自己的大秦帝国。 机枪、大炮、飞机、可控核聚变、星门等等黑科技信手拈来! 看秦天如何用黑科技征服这个蓝色星球! 并带领地球进入星际文明的行列!

《大明接班人》精彩片段

七月的天格外的炎热,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但站在山顶上的秦天还是感到很闷热。

秦天是一个苦逼的九零后,每天过着重复的打工生活。

今天看到新闻说晚上会有一场流星雨,秦天当即决定任性一回,今晚不加班!

去看看流星雨,顺便许个小小的愿。

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流星雨终于来了,秦天连忙闭上眼睛许起愿来。

“我明天要中五百万!”

“我要暴富!”

“我要迎娶白富美!”

“我要走上人生巅峰!”

“我要……”

正在许愿的秦天感觉自己的眼前越来越亮,他睁开眼睛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只见前方正有一颗流星向自己飞来。

一会儿功夫,流星的光芒已经占据了秦天的整个视野。

秦天顿时反应过来,马上往一旁跑去,一边跑一边回头往身后看去。

这一看顿时魂飞天外,只见那个流星好像在追着自己一般,直直的朝自己飞了过来。

“卧槽!”

“劳资不就是许了一个小小的愿望吗?”

“至于要给劳资来一个流星撞击吗?”

秦天一边跑一边爆粗口。

刚骂完秦天就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大力笼罩了,没有疼痛,时间好像停止了一般,秦天顿时失去了所有的感觉,昏迷了过去。

秦天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好像身处在梦中,他用尽全力睁开了双眼。

只见自己现在居然悬浮在一片漆黑的星空之中。

仔细打量了一下这片星空,秦天心头猛然一震,这里居然不是太阳系!

只见不远处有三个太阳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旁边还有九个行星围绕着这三个太阳在公转。

让秦天惊骇的是这三个太阳四周有无数的巨型圆环,把它们包裹在其中。

“戴森球!”

秦天脱口而出。

秦天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宇宙居然真的有外星文明,而且还是一个二级文明。

这种看见外星文明的震撼,让秦天脑海一片空白,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秦天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崇祯十五年三月的一天,山东莱州府,即墨县,秦家大院内。

一个丫鬟看着在池塘中挣扎的少年,花容失色的大喊:

“不好了!”

“少爷落水了!”

“快来人啊!”

“救命啊!”

刚喊了一会儿,就有两个下人跑了过来。

他们一看到在水中的人,顿时脸色大变,马上跳下水去。

一会儿工夫后,两人就将少年抬了上来。

这时的少年已经昏迷不醒了。

李三连忙把少年放在地上,用力按压少年的肚子。

秦天感觉自己无法呼吸,好像自己溺水了一般,突然肚子受到一股压力,嘴巴一张,一口池塘水吐了出来。

“咳、咳、咳!”

秦天大声的咳嗽着,接着就是贪婪的大口呼吸起来。

秦天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两男一女三个古装打扮的人,正紧张的看着他。

“少爷你醒了,太好了!吓死小人了。”李三大喜道。

看着眼前这三个打扮古怪的人,秦天有点懵。

“你们是谁?”

一脸懵逼的秦天看向李三他们。

“少爷你不记得我们了?我是李三啊!”

听到秦天的话,李三大惊,少爷不会是得了失魂症吧。

“李三,快背少爷回房换衣服。”

这时旁边的小玉急切的说道。

李三答应一声就背起秦天,往房间走去。

这时的秦天很虚弱,只能趴在李三背上任他背着往房间走去。

此时秦天突然大脑一阵疼痛,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猛的涌入脑海。

过了一会疼痛才缓解下来,这时秦天才知道原来自己穿越了,巧的是自己穿越占据的这个身体也叫做秦天。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魂穿吗?”

秦天心里想到,在前世秦天就喜欢看小说打发时间,更是对这种穿越小说情有独钟,没想到这一次自己居然成了主角。

可是一想到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秦天心里又有些失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知道自己死了,该有多难受。

片刻后,秦天收起思绪,整理了一下这具身体的记忆。

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山东莱州府,即墨县。

更离谱的是现在居然是崇祯十五年。

还有两年崇祯皇帝就要在煤山的一颗歪脖子树上自尽殉国了。

明朝就要亡国了,满清就要入关建立清朝了。

难道自己穿越过来就是为了见证一下明朝的覆灭吗?

作为一名爱国青年,秦天不想眼睁睁地看着汉家江山易主,不想这种历史再重演一次。

自己必须想办法改变这一切才行,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这一场穿越。

秦天是一名“平行宇宙论”的支持者,所以对改变这个世界的历史倒也没有多少心理负担。

要说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人也是一个苦命人,秦天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

他的父亲后来也没有再娶妻,就秦天父子俩一起相依为命。

秦天的父亲叫做秦明,他在做一些倒卖瓷器的生意,这几年生意做的不错,家里也有点富裕起来了。

所以就在县城买了这个小院子,并收留了一个亲戚做账房,又买了两个下人和一个丫鬟。

因为做生意所以秦明回家的时间少,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外面跑生意。

但是就在半个月前,突然传出秦明的商船失踪了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后的秦天,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整天魂不守舍。

今天走到小池塘边,突然跌落水中被淹死了。

自己不知道怎么的就占据了他的身体,想到这里秦天只能心里一叹。

这时的秦天已经换好了衣服躺在床上,他现在被自己脑海中的一团神秘光球给震惊到了。

这个光球是一种类似于光盘的储存装置,当然这个光球可比光盘高级了无数倍,这是一种几乎无限容量的储存装置。

光球里面还记载有地球文明从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农业时代、工业时代、原子时代、信息时代的所有知识。

更重要的是这里面居然还有一个高级外星文明的所有知识。

这个高级外星文明光球里面显示了,从信息时代以后还有智能化时代、可控核聚变时代、量子时代、星际大发现时代等等很多阶段。

不过让秦天郁闷的是,这些外星科技自己居然都看不了详情,不能一睹外星科技文明让秦天很是遗憾。

最后通过仔细的研究,秦天发现这个外星科技文明,居然要进入原子时代,制造出核聚变以后才能查看。

现在是明朝末年还只是农业时代,要发展到原子时代还有十万八千里。

看到这里,秦天只有安慰自己一句,“同志仍需努力啊。”

有了这个小目标,秦天顿时充满了动力。

现在要做的就是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

然后慢慢把工业发展起来,然后统一明朝,然后吊打世界各国,把地球完成大一统,然后……

正在秦天想着如何统治全球的时候,丫鬟小玉端着一碗鸡汤走了进来。

“少爷,喝点鸡汤热热身子吧。”小玉说着又带着哭腔的问道:“少爷,你还记得我吗?”

看到小玉走了进来,秦天放下心绪,坐起身来接过鸡汤。

“你不是小玉吗?我怎么不记得,刚才只是一下子忘记了而已,小玉,秦叔回来了吗?”

秦天一边喝着鸡汤一边回答道。

“那真是太好了,吓死小玉了,李四已经去叫秦管家了,应该马上就会回来了。”小玉闻言顿时喜极而泣起来。

秦叔就是秦明的一个堂弟叫做秦富贵。

前几年村庄招了瘟疫死了很多人,秦富贵夫妻二人逃难到了即墨县。

秦明看他们可怜就收留了他们,秦富贵以前读过几年私塾,秦明就让他做了个管家兼账房。

正在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三十余岁,身穿蓝色衣衫的高瘦中年人,正是秦富贵。

秦富贵走入房间,看着坐在床上脸色苍白的秦天,关切的问道:“少爷,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掉到池塘去了,可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听李四说少爷不记得他们了?”

“秦叔我没事,只是刚清醒过来,脑袋有些迷糊而已,现在没什么事了,你就放心吧。”

“没事就好,大哥他刚走,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怎么向大哥交代啊。”

“我知道了,秦叔,你放心吧,我现在的记性可好着呢。”

说完秦天把鸡汤碗往床头一放,对着小玉说道:“小玉,你先下去吧,我有些话要和秦叔说一下。”

“是,少爷!”

小玉闻言答应一声,连忙往外走去。

“秦叔,我们秦府现在还有多少银两?”

见小玉走后,秦天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

“府里现在大约还有现银五千两。”秦富贵一愣,不明白秦天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秦天一听还有五千多两,心中一喜,现在是崇祯十五年,一两银子大约相当于21世纪的600大洋。

这样算下来相当于300万巨款,想不到自己前世在地球穷的叮当响,穿越一下就变成富二代了,这是不是变相的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呢。

还好自己不用像一些穿越的人士,一穿越到古代就要过苦哈哈的日子。

现在有了这笔启动资金,自己就能够大干一场了。

自己可不是穿越来享福的,自己的目标可是统一华夏,占领全球,自己的终极目标可是星辰大海。

想到这里,秦天的心里涌现出一股豪气。

虽然自己的目标很伟大,但还是要从头开始,第一件事就是搞钱!

“秦叔,我想招些下人,制作一种可以清洗污渍的肥皂卖。”

“肥皂,何为肥皂?”秦富贵一脸懵逼。

“秦叔,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在我掉落水中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仙风道骨的老神仙,他说我是他的有缘之人,便教给了我一些技艺。”

秦天编了一个故事。

“这是真的吗?少爷,你真遇到神仙了?” 秦富贵不敢置信。

秦天看秦富贵那么大反应,赶紧竖起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秦叔,你小声点,那个老神仙说了,让我不要告诉他人说见过他。”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谁也不告诉,没想到我们秦家能够得到神仙的青睐,真是祖上积德啊。”

秦富贵满脸激动的答应道。

明朝的人还是比较相信神仙之流的,所以秦天一说遇到神仙,秦富贵倒也没有多怀疑。

……

即墨县是莱州府的一个小县,大约只有十几万人口,县城有三万多人口居住。

这一天,秦府突然贴出告示要招一百名工人,每个工人一两五钱银子月钱,还包吃两顿饭。

这下可把县城里面的百姓都吸引了过来,要知道现在给酒家做小二,一个月才一两银子。

很快秦府门口就人潮涌动,全是来面试的。

“我们这一次招一百名工人,下次还会继续招人,所以没有录取的也没有关系,下次还有机会。”

秦天看着面前的众人安慰道。

众人听到秦天的话顿时安心不少,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开始吧!”

秦天说完就往府里走去。

面试这些事情就交给秦富贵他们三人了。

秦天回到房间后就拿起毛笔,在宣纸上写起制作肥皂所需的材料来。

现在秦天脑海中的工业知识可以说得上是无穷无尽。

因为肥皂的制造方法很简单,所以秦天就决定先制作肥皂。

转眼间已经到了中午,秦府中已经招募好了一百个工人,这些工人个个面露喜色。

秦富贵招好工人后就来到了秦天的房间:“少爷,一百人已经招好了,就在院子里。”

“辛苦你了,秦叔,你让他们明天来上工就可以了。”

秦天说完就拿起桌子上的宣纸递给了秦富贵,道:“秦叔,这就是我们要做的肥皂配方和制作流程。”

“这个就是肥皂制作方法吗?确实很新颖。”

秦富贵接过宣纸看了一会感叹道。

“没错,秦叔,你先去采买一些材料,我先给你演示一遍制作过程,然后就把工人分成几组,安排他们在西边的房间分开来制作肥皂,让他们自己做自己的事,不能和别的组讨论,如果有人违反规定就开除,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好。”

秦天叮嘱了一下。

“知道了,少爷你放心吧,这事我心里有数。”

秦富贵说完就带着宣纸去购买材料了。

秦天则在房间里继续思考接下来怎么办,现在是崇祯十五年三月,北有蒙古人和满清鞑子,中原有李自成和张献忠的农民军, 还真是够乱的。

“要抓紧时间发展势力才行。”秦天感到了一丝急迫。

……

秦家在县城中有两间店面用来贩卖瓷器,现在秦天的父亲不在了,店里没了货源,生意惨淡,四个伙计正坐在角落闲聊。

其中一个伙计说道:

“听说了吗,我们的少东家在秦府招工人了,一个月一两五钱银子还包吃两顿饭呢,我们现在一个月都只有一两银子,我都想去面试。”

“是啊,不过只招收一百人,听说去了七八百人呢,张大就算你去了也不一定轮得到你。”

王小武搭话道。

“哎,现在店铺生意这般惨淡,不知道还能开几日。”张大唉声叹气道。

现在这世道工作可不好找,一旦自己没了工作,自己的妻儿就要挨饿受冻了。

正在这时,从店铺外走进来一个长的五官端正的青衣少年,正是秦天。

几个伙计一看见秦天走了进来,连忙走上前行礼:

“少爷好!”

“我今天过来是看看店铺的生意怎么样。”秦天对四人点了点头。

接着就开始四处打量,看到店里没有一个顾客,瓷器也少的可怜,一副快要倒闭的惨淡模样。

看了一会秦天转过头来对四人说道:“你们把这些陶瓷收拾一下,我们以后卖肥皂了。”

“肥皂?”

四人一脸懵逼。

“肥皂就是可以清洗衣服上面的污渍,还可以用来洗澡的好东西。”秦天解释了一下。

四人一听顿时感到惊奇,居然还有这种神奇之物。

“我今天来就是看看店铺,顺便告诉你们一下,以后你们的月钱涨到一个月一两五钱银子,好好干,干的好继续给你们加工钱。”

秦天深知要让别人为自己卖命干活,就要给好处的道理。

果然四人一听涨工钱了,个个眉开眼笑,齐声说道:“谢谢少爷。”

四人一下变得精气神十足起来,秦天满意的看了看四人后,就离开了店铺。

回到府邸的时候,秦富贵已经把材料都买了回来,秦天看着买回来的材料很满意,然后就拿起一些材料走进西面的房间,开始了制作肥皂。

秦富贵在一旁看着秦天制作肥皂,只看了一次制作过程,就感觉自己已经精通了,这种感觉很是神奇,让秦富贵很是诧异。

看到秦富贵的表情,秦天神秘一笑。

其实秦富贵能够一学就会,这和秦天脑海中的神秘光球有关。

神秘光球是一个高等文明用于传承的高科技产品,它有两个逆天功能。

第一个就是通过神秘光球传授的知识,被传授的人能够一下子就完全领悟。

第二个功能就是只要被神秘光球影响过的人,潜意识里就会对秦天产生一种敬畏和崇拜的思想,这是一种比洗脑高级千万倍的功能。

目前秦天只知道第一个功能,第二个功能要到以后才发现。

有了第一个逆天的功能,自己要是还不能统一华夏和统一全球,那自己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翌日,温暖的阳光刚刚照进秦府,秦天就和秦富贵一起来到了制作肥皂的房间。

秦天拿着一块刚刚硬化的肥皂,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我们去试一下肥皂的效果如何。”秦天拿起一块肥皂对着秦富贵说道。

秦天和秦富贵来到水井边,小玉正在这里洗衣服。

看到秦天来了,小玉连忙站了起来行礼:

“少爷好!”

“不要多礼,我来是想试一试肥皂的效果。”

秦天摆手说着就把肥皂递给了小玉。

小玉拿起肥皂打量了一下,然后蹲下来拿起一件衣服,用肥皂在衣服上面擦了擦,又用手搓了搓衣服,很快衣服就流出来了很多泡沫,再用水一清洗。

小玉看了看衣服惊喜道:

“真干净,没用什么力气就把衣服洗的干干净净了,还有一股好闻的味道,这个肥皂真好用。”

秦天看到这个效果也是微微一笑,肥皂成了,现在就是考虑量产以后的价格了。

制作一块肥皂的成本大约花了十文,那就定价三十文一块。

毕竟肥皂不是秦天的主业,靠这个也发不了大财,只能作为自己的启动资金。

“秦叔,你今天安排一下工人准备开工吧,以后这个肥皂就卖三十文一块。”

“好,我现在就去给他们安排工作。”秦富贵一脸兴奋的答应道。

…………

经过三天时间的样品免费送和大力宣传。

开业当天,店铺外人潮涌动热闹非常。

店门一开,众人就往店铺涌来。

“给我拿一块肥皂!”

“给我拿两块肥皂!”

秦富贵站在柜台后看着这一幕笑道:“张大,你们快给客人取肥皂。”

张大等四个伙计马上就忙碌了起来。

秦府的工人开工三天,制造出了三千块肥皂。

一直忙到中午,三千块肥皂售卖一空。

秦富贵看着账本上面的九十两进账微微一笑:“少爷这个肥皂真是好东西,太好卖了。”

现在这些工人还不太熟练,所以一天只能生产一千块左右,以后熟练了一天生产五千块应该没问题,自己的第一桶金就要来了,秦天听完秦富贵的汇报后这样想到。

秦天不知道的是已经有人盯上了他的肥皂。

即墨县虽然不大,但是还是有三家大商户,他们分别是李家、吴家、王家。

其中李家商行最大,可以说是即墨县的首富家族了,李家在官场也有些关系,李家做的是丝绸,茶叶,粮食的生意。

李家大院的一间书房中,李家家主李华峰坐在主座上,正在和吴家家主吴凡,王家家主王浩聊着天。

“秦家今天卖的这个叫做肥皂的东西,二位有什么看法?”

李华峰抿了一口茶淡淡的问道。

“这个肥皂我家下人去买了两块,洗衣服用起来还真不错。”吴凡接口道。

王浩有些疑惑的问道:“什么肥皂,我今天刚从扬州回来,还没有听说过。还望李兄和吴兄解惑一二。”

“这肥皂是秦家最近搞出来的东西,可以用来洗衣服,洗澡,比皂角强多了,用起来也很方便。”吴凡给王浩解释了一下。

“秦家?难道就是前段时间在海上失踪了的那个秦明的秦家吗?”王浩有些诧异。

“正是那个秦明,听说这是他儿子发明出来的,还招了一百个工人天天在秦府生产肥皂。”吴凡有些不屑的说道。

“我们把秦家这个制作肥皂的方法买下来,自己生产怎么样?”李华峰提议。

“恐怕秦家不肯卖啊,要不李兄明天去秦家看看情况。”吴凡建议道。

“也好,我明天去秦家会一会这个的秦家少爷。”李华峰点点头。

…………

清晨时分,秦天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小玉叫醒了,说外面李家家主找他,秦天闻言只好穿起衣服,往府外走去。

秦天刚到门口,就看见一个圆脸有些发福的中年人站在那里,身后还跟着四个黑衣壮汉。

“秦小友,李某今日前来打扰了。”看到秦天出来,李华峰当先笑着说道。

“哪里来的打扰一说,李家家主府里请。”秦天邀请道。

二人进府分主宾落座后,秦天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李家家主今日登门拜访所为何事?”

“秦小友,不用如此客气,我和令尊也是老相识了,可惜令尊在海上不幸遇难,真是让人扼腕啊。”李华峰开口说道。

秦天心里也是有点诧异这个李家家主的态度,但还是不露声色的说道:“家父突遭此劫难,让小子悲痛了许久,现在已经释怀了许多。”

又聊了几句,李华峰就不再客套,“我今天来呢,是听说你们秦家制作了一种叫做肥皂的东西出来,我想买下你的制作配方,当然了,价格好商量。”

“三千两银子怎么样?”

秦天听到三千两有点心动,但是一想还是摇摇头:“李家主这真不是钱的事,这是我秦家的不传之秘,给再多的钱也不卖。”

李华峰听到这话,神色有些不悦,但还是再问了一句:“真的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吗?”

“我是不会卖肥皂配方的,不过可以批发给你成品肥皂。”秦天提议道。

“批发给我什么价格?”

“我们卖三十文,给李家主二十八文怎么样。”

“二十八文太高了,二十三文吧。”

“我们制作肥皂的成本加上工人的工钱都要二十五文了,李家主总不能让我亏本吧。”

“那就二十六文吧,这个月先给我五万块。”

“好吧,二十六文就二十六文,五万块没问题,但是李家主要先给我一点定金,让我用来购买原料。”

“没问题,我马上就让下人先送一千两银子过来。”李华峰爽快的说道。

生意谈好以后,李华峰也没有多留就告辞离去了。

看着李华峰离去的身影,秦天思索起来,有了李家这个大销售商,就不用担心销路了。

这个肥皂还是太便宜了,赚不了什么大钱,得把香皂和香水搞出来卖高价才能赚钱。

想到这里秦天就对旁边的小玉说道:“去把秦叔从店铺叫回来,就说我有事找他。”

小玉答应了一声就急忙的往府外走去。

香皂制作比较简单,只要找一些香料在肥皂的制作过程中添加进去就可以了。

至于制作香水就比较麻烦,需要更久的时间。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秦富贵就回来了,秦富贵一坐下,秦天就把刚才李家家主到访的事情告诉了秦富贵。

秦富贵一听到这个消息就高兴的说道:“太好了,有了李家这个大销售商,我们的肥皂就不愁卖了。”

“我想了一下,只卖这个肥皂利润太低了,挣不了多少钱,所以我想制作香皂和香水这两种高档商品。”秦天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香皂和香水又是何物?难道比肥皂还要好吗?”秦富贵好奇的问道。

“香皂就是在肥皂制作过程中在里面加一下香料就可以了,香皂用来洗澡,洗完澡身上会有一股香气,至于香水嘛,就比较麻烦了。”

说着秦天就通过神秘光球,把制作香皂和香水的方法传授给了秦富贵。

没一会秦富贵就明悟了过来,随后惊喜的说道:“少爷,我现在就去买材料。

等秦富贵走后,秦天找到小玉以后问道:“小玉,听说你们张家庄良田众多就是离水源太远,一旦老天不下雨,就会干旱没有收成是吗?”

小玉姓张,是即墨县十里外的一个叫做张家庄的人,三年前因为闹饥荒所以才被卖到秦府的。

“是啊,这几年干旱的厉害,地里颗粒无收,饿死了很多人呢。”小玉闻言身体一挺,有些后怕的说道。

秦天看到这一幕,顿时心里惊呼:“好大!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突然又想到小玉还只是个孩子,真是罪过罪过。

于是连忙转移视线开口说道:“现在府上也没什么事,我和你一起去你们张家庄看看吧。”

秦天之所以要去张家庄,是因为昨天晚上秦天躺在床上,突发奇想用全部意念去观察那个神秘光球。

突然脑海中就浮现出了全球的矿产资源分布情况,当时把秦天震惊的无以复加,接着就是兴奋的一晚上没睡着。

根据脑海中的矿产分布图显示,这张家庄附近就有很多种矿石矿脉,包括铁矿,煤矿,硝石矿,黄铁矿等众多矿产资源。

小玉自然没有异议,当即秦天和小玉就坐上马车往城外走去。

坐着马车来到城门口,秦天看到了很多沿路挑着木柴卖的百姓,他们面黄肌瘦的,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吃不上饭,营养不良造成的。

这些穷苦百姓没有什么生计,只有砍些柴火拿到县城来卖。

看到这一幕,秦天心里有些感慨。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前面不远处一片吵闹声传来,秦天往前面一看,只见城门外一群人围在一起正在说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秦天来了兴趣,走下马车往人群走去,小玉也跟着走了过来。

走到近前才看见是一个身穿破布衣,身材魁梧壮汉跪在地上,在他旁边躺着一个满脸病容的老妇人。

听到旁边人的议论,秦天才知道原来这个汉子是要卖身救母。

他娘得了重病,大夫说要三十两银子买药,他拿不出来那么多钱,所以就在城门口卖身救母。

小玉也跟着秦天来到了那人近前,她仔细看了看那汉子,有些不确定的喊道:“张勇哥是你吗?”

那壮汉听见有人叫他名字,抬头一看,“你是小玉妹子?”他有些不敢确定。

“真的是你啊张勇哥,嗯,我是小玉,伯母这是怎么了?”

“是我没用,这两年地里没什么收成,我娘天天吃不饱饭,饿出病来了。”张勇有些羞愧的说道。

接着又继续说道:“大夫说这是饥饿成疾,要买上好的药材调养身体,买药材要三十两银子,我没有银子,所以只好在这里卖身救母。”

秦天看着眼前这个壮汉,觉得买来做一个打手也不错,想到这里,秦天拿出三十两银子,开口说道:

“这位壮士,我这里有三十两银子,你先拿去给伯母买药吧。”

说着就将银子递给了他。

张勇一愣,没想到真的有人肯花三十两银子买自己,他连忙接过银子,给秦天磕了一个头。

“张勇这条命以后就是公子的了,敢问公子大名。”

“张勇哥,这是秦天少爷,我就是在秦府做丫鬟。”

小玉看到秦天真的帮助了张勇,高兴的说道。

张勇再次给秦天磕了一个头后,就抱起母亲往城里跑去。

等这个张勇站起来后,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这家伙比旁边的人最少高了一个头,显得像是一个小巨人一般。

围观的人纷纷拍手叫好。

“这个秦家少爷真是个好人啊。”

“这个秦家少爷还是太年轻了,像这种事情管不过来的,每天都有几十上百人活不下去。”

“是啊,现在这年头没法活了。”

看着张勇抱着他母亲跑进了城中,秦天也不理会众人的议论,招呼小玉一声就往马车走去。

马车走了大半个时辰就到了张家庄,张家庄坐落在一个平原边上。

秦天在张家庄附近转了一圈,在张家庄北面发现了许多的露天煤和一些铁矿石,秦天终于确定,脑海中的矿产资源分布图是正确的。

张家庄三面环山只有南面朝向平原,倒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

全村只有大约两百来户人家,全是一些茅草屋。

很快秦天就跟着小玉来到了她家门口。

在外面就看见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和一个面黄肌瘦的中年妇人,正坐在院子里聊天。

小玉看到爹娘难掩心中喜悦,喜极而泣的叫了声:“爹娘,我回来看你们了!”

说完就跑了过去,和中年妇女抱在一起相拥而泣。

汉子则看向秦天:“原来是秦家少爷,小人失礼了,快屋里请。”

这时小玉也和妇人走了过来:“让少爷见笑了。”

“哪里的话,走,去你家看看。”

等进入到小玉的家里,秦天四处一打量,这家也太寒碜了,除了一张桌子和两个小凳子什么都没有。

小玉和她的父母也走了进来,小玉的父亲连忙去搬来一张凳子给秦天坐,秦天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

“还没有请问张叔名号。”秦天说道。

“不敢当,不敢当,小人张青。”张青连声不敢。

接下来秦天就向张青了解了一下这个张家庄的现状。

通过张青的介绍,秦天知道了,原来这个张家庄现在只有一百多户人家了,剩下的要么就是搬走了,要么就是病死饿死了。

“你们村前面那么多的田地,都是谁家的?”秦天问道。

“那些地都是我们村的,我们这几千亩地以前非常好,只是近来年年干旱,附近的小溪都干枯了,离这里最近的河都有几里地远,河岸又高,无法挑水,所以大部分田地都荒废了。”

张青叹息了一声解释道。

“我想买你们的田地,你们族老能答应吗?当然我也会请你们村的人帮忙耕种。”

“秦少爷,现在这地年年干旱,种不了粮食,你买来有何用?” 张青惊讶道。

“我自有用处,这个不用你担心,张叔带我去问问你们的族老可好。”

“好吧,我现在就带你去族老家中问问他老人家。”张青答应道。

秦天让小玉在家里陪陪她母亲,就和张青两个人往族老家里走去。

很快,秦天就在张青的带领下,来到了一栋稍微大一些的茅草屋前。

看着这简陋的茅草屋,秦天感慨看来这个张家庄的族老,也不是什么地主豪强。

只要不是地主豪强,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族老在家吗?”张青大声喊道。

过了一会就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红脸老者走了出来,看到秦天二人后开口问道:“张青找我有什么事吗?这位是?”说着看向了秦天。

“这位是秦家的少爷,小女就是在秦家做事,他找族老有点事情。”张青介绍道。

族老上下打量了秦天一会,“秦家?秦明是你什么人?”

“没错,秦明正是家父!”

秦天好奇他怎么知道自己父亲的名字。

“我就是说你和秦明怎么那么像,我还要谢谢秦明当年的相助之恩,他现在可在府上?我想登门去拜访一下。”

族老笑着说道。

“家父他在一个多月前,在海上不幸遇难了。”

秦天叹息一声,有些失落的说道。

“什么?遇难了?哎,真是世事无常啊!”族老叹息一声后,又继续问道:“小友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是想买你们张家庄的干旱荒废的田地,还有我想以后来你们张家庄旁边建设一些作坊和住宅。”秦天毫不隐瞒的说道。

族老听到秦天的话沉吟了一会后,答应道:“我们的张家祖训是不能卖田地的,不过看在你父亲以前帮助过我的份上,这个我答应了,你们肯来张家庄建设作坊和住宅是好事,随时都可以来。”

“如此,就多谢族老了,不知田地的价格几何?”

秦天开口问道。

“什么价格不价格的,你直接给个一亩一两让我对大家有个交代就行了,现在的张家庄已经没落了,人都死的死逃的逃,剩下了很多荒地。”

“那好,我明天就让人拿契约和银子过来,至于来建设作坊和住宅可能还要一段时间。”秦天欣喜的说道。

族老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张家庄有三千五百多亩田地,现在只有五百亩好田地了,剩下的三千亩荒地就卖给秦天了。

事情谈好以后,秦天又和族老闲聊了一会后,就告辞一声就回去了。

回到秦府,秦天就让小玉去把秦富贵找来,过了一会秦富贵就来到秦天的书房。

看见秦富贵来了,秦天当先说道:“秦叔,我把张家庄的三千亩田地买了下来,你明天带上三千两银子还有契约,和小玉一起去一趟。”

“少爷买那么多干旱的田地干什么?”秦富贵不解的问道。

“你再去找二十个木匠来,木匠给二两银子的月钱,我要制作一种牛力水车用来灌溉田地。”秦天没有解释,而是又说出了一种新东西。

“牛力水车?少爷果然办法多,我这就去找木匠。”

翌日,秦天站在正堂看着眼前这二十名木匠,满意的点了点头。

秦富贵做事还是比较靠谱,那么快就给自己找来了二十个木匠。

秦天拿出昨天画的图纸放在桌子上面,开口说道:“你们都过来看看,这就是我设计的牛力水车。”

牛力水车的结构很简单,主要由圆盘、中轴、水车棚三部分组成。

虽然叫做牛力水车,但不是一定要用牛拉,还可以用人工代替。

毕竟现在这个时代牛可是非常稀缺的资源。

以后还可以在牛力水车上加装一个风车,用风力驱动。

木匠们围了上来,一边看着图纸一边听着秦天讲解牛力水车的制作要领和注意事项,在秦天脑海中神秘光球的影响下,这些木匠很快就领悟了制作要领。

“既然大家都明白了,那就去西边仓库开工制作吧。”秦天传授完了以后开口说道。

随后木匠们就带着工具来到西边的大房间,开始制作起牛力水车来。

中午的时候秦富贵就从张家庄回来了,一回到秦府就往秦天的书房走来。

“少爷,张家庄的田地契约已经签订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安排人去耕种。”秦富贵说着就把契约交给了秦天。

“还有香皂和香水已经制作出来了,有二十个工人制作香皂,一天能生产一千块,这个香皂我们卖多少银子一块?”

“还有这个香水我安排了十个人制作,五天来只制作了二十瓶,香水卖多少银子一瓶?”说着秦富贵就拿出两瓶香水递给了秦天。

秦天听到香皂和香水已经制作出来了面上一喜,把契约放在桌子上。

赶紧接过两瓶香水,打开其中一瓶闻了闻,是桃花香味的,再打开另外一瓶闻了闻是桂花味的。

“不错,不错。”秦天赞道。

然后又继续说道:“张家庄的田地就找张家庄的人耕种,我已经安排木匠在制作牛力水车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用上了。”

“至于香皂就卖五钱一块,香水卖十两银子一瓶。”

现在明朝的一两白银大约等于十钱,一钱等于一百文。

“这个香皂五钱还可以接受,但是这个香水十两银子那么贵会有人买吗?”秦富贵闻言有些担忧的说道。

“放心吧,秦叔,会有人买的,你只管抓紧时间生产香水就可以了,你还可以多尝试一下别的香味。”秦天胸有成竹的说道。

“那我现在就让人把生产好的香皂和香水拿到店铺出售卖。”

秦富贵闻言放心下来。

到了晚上木匠们就制作出了五台牛力水车,按照这个速度,二十天就可以完成一百个了。

第二天早上,秦家店铺门外人头涌动。

秦富贵站在店铺门口介绍道:“今天,我们店铺刚刚到货一批香皂和香水,这个香皂是专门用来洗澡的,洗完澡后身体会清爽无比,还有淡淡的香气,只卖五钱一块!”

“至于这个香水嘛,”

说到这里秦富贵拿出一瓶桃花味的香水把木塞盖子打开,顿时现场一片桃花的香气。

“好香啊”

“这是桂花的味道”

“离那么远都能闻到这桂花香,这香水好神奇。”

瓶子刚一打开,外面人群中就传来各种议论的声音。

秦富贵看了看众人的表情,很是满意,“这就是香水,滴几滴在身上或者衣服上就可以保持一天的香气。”

“卖价十两银子一瓶,香水数量有限,先到先得,现在各位可以进店购买了。”秦富贵说完就走入了店铺之中。

人群中顿时传出一片哗然,“十两银子一瓶,那么贵谁买的起?”

“想必这个香水也只有那些大户人家才能买得起吧。”

“我本还想给我娘子买一瓶,居然要十两银子一瓶,买不起啊,买不起。”

围在这门口的人大多数都是贫困人家,大家进店以后都只是购买些肥皂,少数几人购买了一块香皂,没有一个人购买香水这种高级货。

秦富贵看到这一幕也没有什么反应,这在他的意料之中,这个香水还是要等消息传遍全县城以后,那些豪门子弟来购买。

秦家店铺出售香皂和香水的消息,很快已经传遍了整个即墨县。

那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们,纷纷来到店铺抢购香水起来。

即墨县,县衙内滕知县的千金闺房中,身着水绿长衫的滕婷儿,正站在窗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正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走进一个身穿黄色衣衫的小丫鬟,刚进门就兴奋的喊道:“小姐,我买到香水了。”

滕婷儿转过身来甜甜一笑,“小巧,你可回来了,是桃花香味的吗?”

“当然是桃花香味的,小姐,你不知道,我差一点就买不到了呢,秦家店铺掌柜的说只有二十瓶香水,我到的时候只剩下两瓶了,还好有一瓶桃花香味的,不然就要买不到了。”

小巧满面笑容的把香水递给滕婷儿。

滕婷儿看着手上只有三指大小的香水瓶子,轻轻打开木塞盖子,顿时房间里面充满一股桃花的清香扑鼻而来。

滕婷儿深深吸了一口气,过了一会,感慨道:“这么神奇的东西也不知道是谁发明出来的。”

“小姐,这个问题,我已经问过秦家店铺掌柜的了,他说这是他家少爷发明的,肥皂、香皂、香水都是他家少爷发明的呢,秦家少爷真有才华,就是不知道长得是否英俊。”小巧嬉笑道。

“你这小妮子是不是春心大动了,呵呵。”滕婷儿掩嘴笑道。

“小姐,哪有的事,我一个丫鬟哪里配得上人家少爷,我是觉得这个秦家少爷那么有才华,和我们家小姐倒是郎才女貌呢。”小巧嘻嘻一笑。

滕婷儿听这话,顿时脸色一红。

时光流逝,一转眼二十多天过去了。

木匠已经做好了一百个牛力水车,今天要全部搬到张家庄安装起来,秦天一起去看看效果。

墨水河因为常年干旱的原因,水位非常低,有几米高的落差,人想下去挑水的话很是麻烦。

到了墨水河岸边后,就开始安装牛力水车,这时张家庄全村的人也都围拢了过来,他们都好奇秦天他们在做什么。

安装好一台后,三名家丁在秦天的示意下,开始推动起水车来。

只见那河里的水随着车盘一圈圈、一轮轮地转动就把水提上了岸来。

“这水怎么自己就水上来了?”

“你眼睛瞎吗?没看见是那个大转轮把水带上来的吗?那么简单的东西都不知道。”

“你那么牛,你为什么不做一个出来?”

“我才不屑制作这种东西!”

看这些没见识的村民在那里激烈的讨论,秦天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以后,开口说道:

“现在我宣布在这片田地上成立生产大队,张青做大队长,现在大家回家把工具锄头拿来挖渠,把水引向更远的田地。”

村民闻言纷纷停止了讨论,回家拿工具去了。

张青听到要自己做队长有点懵,正准备回家去拿工具,秦天叫住了他。

“张叔,你以后好好帮我看着这些人干活就行了,你是大队长,你再找六个牢靠点的人做小队长,每个小队长手下管五十个人,你把你们张家庄干活的人算一下,看看有多少人,不够的话我再招募一些人手。”

“多谢秦少爷,我这就去村里算一下人数。” 张青听完秦天的大喜,说完就连忙往村里跑去。

等了大约一个时辰,张青就带村里所有劳力过来了。

张青跑到秦天面前,“秦少爷,我们村有一百人。”

“好,我再招两百人过来就差不多了,到时候就靠张叔多多照看着了。”秦天点点头,接着又说道:“以后每个月我给张叔二两银子月钱,那几个小队长每个月一两五钱银子月钱。”

张青听到自己以后有二两银子月钱大喜,“谢谢秦少爷,我一定把这些人管理好。”

“有张叔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现在安排他们挖引水渠吧。”

安排好这里的事情以后,秦天就回即墨县了,刚回到秦府,就看见府邸门口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

秦天跳下马车,走了过去,那壮汉看见秦天从马车上下来,就往秦天这边走来,刚到秦天面前他突然跪了下来:

“张勇拜见恩公。”

说完就给秦天磕了一个头。

张勇这一个动作把秦天吓了一跳,连忙走上前扶起张勇:“张兄这是干什么,快快请起。”

张勇仍然跪在地上:“当日救母之恩无以为报,唯有此生跟着少爷当牛做马。”

秦天看着张勇满脸的真诚,有些感慨:“既然这样,那张兄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每个月给你二两银子月钱,不知伯母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秦天这话,张勇才站了起来:“多谢少爷,我娘已经好多了,劳烦少爷挂念。”

“这样吧,你和你娘搬到这这秦府来住,不然你娘一个人在家不方便。”秦天提议道。

张勇顿时满眼通红,“谢谢秦少爷。”说完再次一拜。

然后秦天就让张勇坐一辆马车回家,把他母亲接来秦府。

看着张勇坐上马车离去的背影,秦天对秦富贵解释道:

“这个张勇是上次我和小玉去张家庄时,在城门口看到他卖身救母很是感动,所以给了他三十两银子,没想到今天他真的来了。”

“少爷这三十两银子花的值,得到这么魁梧的一个壮汉,以后保护少爷,我也放心多了。”

“一开始也没想要他来报答,既然来了,以后就让他跟着我做事吧。”秦天点点头。

“对了,我想招点家丁,现在这兵荒马乱的没有一点势力可不行。”秦天突然想起来。

“招点家丁也好,现在山贼横行,前几天听说隔壁的向阳村,遭到龙虎山上的山贼掠夺屠村了,全村两百多口人全被杀死,女人被抓上了山寨,那个惨啊。”秦富贵点头赞成。

秦天听到附近还有这么凶残的山贼,“早晚有一天,我要把这些该死的山贼剿灭的干干净净。”

“这次我们招家丁最少要招一千人,但是我们的秦府太小了,所以我决定我们搬到张家庄去,那里三面环山只有南面正对平原,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秦天说出了要去张家庄发展的想法。

秦富贵听到这里也没有什么意见,“那我现在就去交代一下招募家丁的消息,让下人现在就到县城各处广而告之,还有各村也派人去发布消息。”

“那就后天早上开始来秦府报名面试吧,到时候我亲自出马,记住这次宁缺毋滥,要找些老实本分年轻力壮的,这次招的人是骨干。”秦天点点头说道。

“少爷,我们招那么多人,衙门可能会出面干预我们。” 秦富贵突然想起。

“这样,我明天带点礼物和一千两银子去县衙打点一下。”秦天思索了一下。

到了傍晚,张勇带着他的母亲王氏来到了秦府,王氏现在的精神确实好多了。

秦天让李三给他们安排了两间房,“张勇,你安排好伯母以后来我的书房一趟。”说完对着王氏说道:“伯母就安心的在我府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直接找李三他们。”

王氏感激的对着秦天行了一礼,“多谢秦少爷救命之恩!”

秦天连忙上前,“伯母,不必如此客气,以后就把这里就当自己家一样。”

看着秦天离开的背影,王氏对着张勇说道:“小勇啊,你一定不能忘记秦少爷的大恩大德,知道吗?”

“娘,我知道了,我一定永远不忘秦少爷的恩德,报答他一辈子。”张勇坚定的说道。

半个时辰后,张勇就来到了秦天的书房,秦天当先问道:“张勇,你以前可曾练过武功?”

“以前的确跟我大伯学过两年武功,不过我太愚笨,学不好。”张勇不好意思的答道。

“你大伯是什么人?”

“我大伯以前是一个百户,后来在一次大战中战死了。”

“原来如此,我打算招募一千家丁,让你做个教头如何?”

“教头?我不会,我自己都是跟着我大伯瞎学的,怎么能教人呢。”

“没关系,这些我都可以教你,你可识字?”

“以前我倒也跟我大伯学过两年。”

“哈哈,认识字就好,我今晚给你写一个训练手册,你照着上面教就好了,不懂的地方随时可以来问我。”秦天哈哈一笑。

张勇见秦天这么看得起自己,也就没有拒绝答应了下来。

看到张勇答应,秦天微微一笑,“放心,你绝对能够胜任这个教头,你先回去吧,我现在就写一本训练手册。”

张勇闻言答应一声就走了出去。

等到张勇走后,秦天就拿起宣纸和毛笔开始写起训练手册。

因为秦天打算组建一种热武器部队,所以就不能按照明朝的百户、千户、游击这样的编制,这种编制只适合冷兵器部队。

秦天拥有神秘光球自然要打造一支现代化部队,到时候直接碾压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想想还有一些小激动呢。

这本手册就按照现代的编制分为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军长、司令。

由于现在人少,军队就按最低人数编制。

一个班十个人。

一个排由三个班三十人组成。

一个连三个排九十人组成。

一直这样编排下去。

翌日,张勇赶着马车带着秦天来到了县衙。

秦天走下马车来到县衙门口,就被两个衙役挡住了,其中一个衙役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你是什么人,来到县衙所为何事?”

“在下城东秦家秦天,有事找知县大人,还望通报一声。”

秦天说着就掏出一两银子递给了这个衙役。

衙役看着手里的银子满意的对秦天道:“你在这里等会,我进去给你通报一下。”

说完跟另外一个人说了一声就往县衙里走去。

一盏茶后,衙役走了出来:“大人让你进去,跟我走吧。”

说完就往县衙走去,秦天连忙跟上,走进县衙。

秦天边走边打量四周,发现这个县衙有点残破,听说府衙一般很少修缮所以才这么残破。

走了大约半盏茶,来到一间书房门口,衙役让秦天在这里等一下,就进去禀报了。

一会儿,衙役走了出来,“大人你进去。”说完不再理会秦天就往回走去。

秦天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往书房走去,来到书房就看到一个身穿青色官袍白面无须,五官端正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桌边,手拿茶杯品着茶。

看到秦天进来,滕浩然仔细打量了一下秦天,只见秦天五官端正,浓眉大眼,眉宇间颇有几分英气,微微一点头。

秦天看到滕浩然马上行了一礼:“小民秦天,拜见知县大人。”

“免礼,果然是个青年才俊,听闻肥皂、香皂、香水这些都是你制作出来的?”滕浩然很是和气的说道。

“回大人,正是小民制作出来的。”

“想不到,小小年纪既然能制作如此妙物,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不知这些事物的制作方法你从何而得?”

秦天早就知道会有人问自己这个问题,所以早就想好了说辞:

“小民年前在外游玩,遇到一个老道士,和他颇为投缘,聊天时,他告诉了我这些东西的制作之法。”

听到秦天的解释,滕浩然也没有过于纠结这个问题,只是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小友真是有机缘之人,不知今日来找本官何事?”

“今日前来是为了请大人通融一下,我准备明日招募一千家丁做团练。”

“招募一千家丁?怎么要招募那么人?按照规定每户人家最多只能招募一百家丁。”滕浩然有些不悦。

“小民近日听闻山贼猖獗,隔壁向阳村惨遭屠村,心里有些惶恐,所以想多招募一些家丁自保。”秦天解释道。

听到秦天这样的解释,滕浩然脸色好看了一些,“但是,你这也招募的太多了些,本官不太好做啊。”

听到这句话秦天心里一喜,知道有戏,就连忙把身上的香皂、香水和一千两银票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接着道:

“小民知道大人有些为难,所以这些是小民的一点心意,还望大人不要推迟。”

滕浩然看了看桌上的东西,满意的点点头:“嗯,秦小友,既然你那么有诚意,这件事情本官就允了,以后在没人的地方就不要大人大人的叫了,就叫我一声滕叔吧。”

秦天见知县收了自己的礼连称呼居然都变了,心里一阵无语,但还是强笑道:“那小子就不客气了,滕叔。”

滕浩然满脸笑容的看着秦天,越看越觉得顺眼:“听说你又制作了一种可以用牛抽水灌溉田地的牛力水车?”

“是的,这是一种比较好用的牛力水车,滕叔,不知你可需要这种牛力水车,如果需要我可把制作图纸画给滕叔。”秦天大方的说道。

“这牛力水车确实对我有点用,我县衙还有些田地也是干旱的荒废了,那就请你给我画一个制作图纸吧。”滕浩然也不客气。

听到这里秦天连忙上前拿起毛笔和宣纸画了起来,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就画好了。

滕浩然拿起图纸看了一会,“妙啊,妙啊,想不到秦小友还有这般技艺,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你这次是帮了我的大忙,以后有什么事情只管知会一声,我定鼎力相助。”

看到滕浩然那么高兴,秦天有些不解。

秦天哪里知道,这个牛力水车对于一个干旱的县意味着什么。

有了这个牛力水车,只要河里还有水,就能一直灌溉田地了,这得养活多少人啊。

正在这时,突然房门被打开一个身穿水绿色连衣长衫的十七八岁妙龄女子走了进来。

滕婷儿一推开房门就喊道:“爹!”正准备说些什么时,看到有外人在书房内,就闭口不言了。

滕浩然见女儿进来了,就放下手中图纸一脸的溺爱的说道:“婷儿,来找为父有什么事情吗?”

“过几天就是母亲的祭日,我想去祭拜一下母亲。”滕婷儿轻声道。

“这段时间,我有很多公务要忙,我没有时间去,我就派几十个人陪你去吧!”滕浩然叹息一声。

“好的,爹,那女儿先下去了。”滕婷儿说完就走了出去。

滕浩然见女儿走了,又拿起那副图纸看了起来,看了一会:“秦小友,不知你制作的这个牛力水车,一日能灌溉田地多少亩。”

“一辆牛力水车一天大约能够灌溉五六亩田地。”秦天介绍道。

“一辆牛力水车能灌溉五六亩田地,那真是太好了,这下我们县不用再为干旱而烦恼了,秦小友你真是为了即墨县做了一件大好事。”

滕浩然兴奋道。

“滕叔,言重了。”

秦天客气道。

一个小时后。

秦天也给滕浩然介绍的差不多了,滕浩然就让秦天先回去,并说他的事情会安排好,让秦天明天放心的招募家丁。

听到这话,秦天就拱手告辞一声走了出去。

等秦天走后,滕浩然就喊道:“来人啊。”

很快就有一名衙役走了进来,滕浩然道:“把这些香皂和香水送给小姐去,她喜欢这些东西,顺便把王师爷找来,我要和他商量事情。”

“是!”

衙役答应一声,就拿着香皂和香水走了出去。

秦天走出府衙,往回看了一眼,感慨道:“不容易啊,终于成了。”

秦天回到马车上,让张勇去一趟张家庄,秦天要去张家庄看一看现在田地灌溉的怎么样了。

秦天二人刚刚走到离张家庄一半的地方,就被一群人围住了。

只见这是一群蒙面人,有十个之多。

“张勇,这些人能够对付的吗?需要帮忙吗?”

秦天看着对面的众蒙面人淡淡笑道。

“这几个小毛贼就不劳烦少爷了,我一人足矣! ”

张勇大笑一声,从马车上抽出一把大刀,跳下马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小说